王卫随笔:“神医”老爸

@微语言菲
@微语言菲
@微语言菲
119
文章
0
评论
2020年5月15日 评论 1101字阅读3分40秒

王卫 微语言菲 2017-10-20

随笔:“ 神医”老爸

文/王卫

王卫随笔:“神医”老爸

听妈妈说,过去父亲是村里的赤脚医生,也就是现在的乡村医生,只不过那时每个村里只有一个村卫生所,归大队所管。

据母亲说,当年父亲的医术精湛,在周围二三十里之内非常有名,远村近邻都有父亲救治过的病人,甚至有多次将病人挽救于垂死的边缘,因此有很多人感念父亲救命之恩,常会来看望他。

记得我小时候,每年大年初一,除了本家人来拜年之外,总有村里的一名李姓大哥来给父亲拜年。我之所以印象如此深,是因为我们是个大村,除了四五家外姓人之外,其余七八百户都是姓王。这些外姓人跟我们没有往来,他家又隔着我家较远,更没有交往的可能。

我很纳闷,就问母亲这是谁?为什么上咱家来?母亲告诉我,因为这位大哥的母亲有哮喘病,曾经有两次发病非常严重,几乎就要没命了,都是父亲及时抢救才得以保住性命,这家人因此十分感激父亲,就让儿子每年都给我父亲拜年,以表示感恩。我真佩服爸爸呀,他在我心中就是“神医”。

李大哥年年初一来我家拜年,直到父亲1983年春天去逝,之后就再也没有来过,自此两家再没有了联系。

听母亲说,因为父亲医术高,曾经被县医院聘去当医生,可是母亲因为在家还要照顾六个孩子,还要上生产队干活,一个人忙不过来,愣是不让爸爸到县城,在家里和爸爸闹,因为母亲阻挠,父亲到车站时没赶上往即墨的车,又回家来了。母亲如愿了,可她不知道,这一阻挠,不但挡住了父亲的大好前程,更让我们这些孩子和她自己失去了改变贫困生活现状的机会。

我有时会想,如果当时父亲到了县城当医生,我们今天又会是一番什么样子呢?但是事实就是事实,永远没有如果。

以上都是听母亲说的,我就亲眼见父亲给人看过病。

我懂事以后,父亲已经不当赤脚医生了,可他的名声还在,村里有些人还会时不时来找他看病,父亲只给人把脉,从不开药打针,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不是医生了,从来不做越轨之事。

有一次邻居大嫂来找父亲帮她看病,我正在家里,大嫂一来就想说自己的病情,父亲止住了她,而是给她把脉,边把脉边说病情,大嫂频频点头,连连说是,还翘起大拇指,说:“二叔,你太厉害了!你说得太对了!”

一直在旁边看着的我更是对父亲佩服得五体投地,并暗下决心:长大一定要当一个像爸爸一样的好医生。

当然要当医生何其不容易呀!我上了高中后,数理化成绩相当不理想,高二时只好改学文科,才考上了大学,与医生彻底无缘。

现在的个别医生,一般是先听病人说病情,再根据症状判断病情,更有甚者只是猜病情而已!与父亲相比,他们差得不是一星半点,只可惜斯人已去,只能追忆而已!

当然大多数医生还是有真才实学,也能真心为病人考虑,高尚的医德医风让人敬佩。

王卫随笔:“神医”老爸

文章来源:微语言菲

 (编辑:朝颜)

继续阅读
@微语言菲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5月15日
  • 本站文章均已注明出处,转载请务必保留原作者信息,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