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卫随笔:同学聚会与三次手术

@微语言菲
@微语言菲
@微语言菲
119
文章
0
评论
2020年5月17日 评论 1782字阅读5分56秒

随笔:同学聚会与三次手术

文/王卫

王卫随笔:同学聚会与三次手术

一看标题,你蒙了吧?同学聚会与手术两件事,八杆子打不着,风马牛不相及,怎么会凑到一起呢?
这两件事确实毫无关联,可是它们在我身上竟然奇迹般地联系在了一起,可以说是巧合,但我自认为也是一种缘分。

1990年7月,我们八八级师专生修完两年学业后正式毕业,各自回到家乡,开始了为家乡的教育事业奋斗的教师生涯。时间如梭,逝者如斯,白驹过隙,到今年7月,我们毕业已经整整25年了!
25年间,我们八八中文1班组织了三次同学聚会。

第一次聚会是2001年夏天,我们毕业11年聚会,那是我调入即墨实验学校的第二年,所以对聚会时间记得特别准,对第一次聚会印象也特别深刻。

那次聚会安排在青岛海滨栈桥附近的一家自助餐厅。毕业十年后的第一次聚会,大家格外兴奋,我们大学时的第一位辅导员李红光老师也应邀来参加了聚会。

李老师变化很大,胖了许多,好像身体也不太好,跟十年前的李老师判若两人。

记得刚入大学门时,是李老师接的我们,一进教室门,只见一位20多岁模样的年轻女老师站在讲台上,她穿着一袭长裙,好像还是花裙,头上扎着长长的马尾辫,一双大大的眼睛炯炯有神,精气神儿十足,这么美丽漂亮的女子竟然是我们的老师,当时别提心里有多高兴了!

同学们全都进教室之后,李老师对我们进行了第一次“训话”,说是训话,其实就是李老师的自我介绍。她用她那标准至极的普通话介绍了自己:“我叫李红光,今年三十七岁了(具体多少岁我记不清了,总之比我们猜测的要大许多),有个女儿上初二了。......”我们都惊呆了:天哪!李老师竟然快40岁了!一点儿也看不出来!40岁的人原来也可以这么年轻。

李老师第二年就不教我们了,她为了女儿调入了青岛42中,从此再很少见到她我在一职高教学时,有时领着学生上青岛参加演讲比赛,正好李老师当评委,见过几次面,95年我调到初中后就再也没见过她。今天又见面了,没想到她变化这么大。

这次聚会结束,我到实验学校的第二学年也开始了,我担任班主任的初一10班也升格成了初二10班。我继续当我的班主任。

有一天晩上,晚自习时跟学生生了点气,没想到一时气上不来,得了自发性气胸,动了第一次手术--闭式引流。从此以后,我这个曾经的运动员就再也不敢剧烈运动了,连学生跑操都只能跟着看,不能跟着跑了。

2010年夏天,我们班组织第二次同学聚会,毕业十年聚会,我本来决定参加了,而且又动员平度的窦志美、莱西的滕建军都去,以便几个姐妹再次相聚。第一次聚会我和卢光慧参加了,她俩没参加。这一次,光慧提前定好了外出旅游,正在旅游途中回不来,我们三个见见面也是好的。

可是天不遂人愿,计划不如变化快,我突然接到通知,要到胶州培训,远程研修指导教师培训,而且必须本人参加,不得请假。没办法只能忍痛割爱没参加第二次大学同学聚会。

今年8月8日,组织大学毕业25年聚会,这次更加隆重,我们回到母校,回到自己曾经的教室,坐在自己曾坐过的座位上,仿佛又回到了25年前的时光,刘永军还担当主持人,王美红制作了PPT,回忆了大学生活的点点滴滴,真的让人感动,更让人欣慰的是,我们班同学虽已人到中年,却一个也不少,虽然有些暂时没联系上不能前来参加聚会,但同学们生活得都不错,都还健康,这一点值得欣慰。

这次聚会之后,我到中医院做了例行体检,竟发现子宫肌瘤这半年长的太快了,已经有8.4公分了,医生建议做腹腔镜切除手术,我不甘心,又到青医附院去做了检查,医生的意见相同。

于是我于9月22日住院,9月24日做了手术,昨天出院,再休息到国庆节结束便回去上班了。

王卫随笔:同学聚会与三次手术

写到这里你纳闷了吧?三次聚会是写了,可手术不是才两次吗?别急。

2007年,我参加了高中同学毕业20年聚会,是即墨一中的高中同学聚会,而就在那年,学校组织女教师到妇幼保健院做妇检,发现了乳腺囊肿,虽不痛不痒,但医生说这种囊肿最可怕,最容易发展成乳腺癌,必须马上动手术切除,否则后果自负!一句“后果自负”,任谁也不敢再耽搁了,所以我做了第二次手术----乳腺囊肿切除手术。

你看,我的手术与聚会有关联吧。当然这只是巧合,可能是老天怕我忘了同学聚会的时间,特意以一种特殊的仪式让我永远记住同学情,终生铭记。

如今我的身体上三个刀口呈三角形分布着,它们让我记住了中国的俗语:“二不瞒三”,“三来为全”,三次手术做完了,我的人生应该只剩下全美了吧!

王卫随笔:同学聚会与三次手术

文章来源:微语言菲

 (编辑:朝颜)

继续阅读
@微语言菲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5月17日
  • 本站文章均已注明出处,转载请务必保留原作者信息,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