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卫随笔十:“粘人”的赵霞

@微语言菲
@微语言菲
@微语言菲
119
文章
0
评论
2020年5月15日 评论 1304字阅读4分20秒

王卫 微语言菲 2017-10-08

随笔:“粘人”的赵霞

文/王卫

王卫随笔十:“粘人”的赵霞

上高中之后我结交的最好朋友当属赵霞了。她虽然不是我进高中时认识的第一个人,也从没当过我的同桌,但我俩却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拿同学们的话说:我俩整天“粘”在一起。

那时我家在农村,离学校较远,所以在学校住校,而赵霞家就在城里,是走读生。学校的住宿条件很差,我们住的是大通铺,而且是四、五、六班的所有女生同住在一间屋子里,每个人只有窄窄的一长条的位置,刚好够一人平卧而睡,条件十分艰苦,有时不小心就会无意地“侵占”别人的地盘,对此同学们有不少抱怨。但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我和赵霞常常挤在我的被窝里同床而睡。怕占了别人的地盘,我们俩就会整晚搂抱在一起,像粘在一起一样,从没有影响过邻床的同学。高一一年里,赵霞经常会在学校留宿,我们俩就两人睡一个人的地方,虽然拥挤,但却更温暖。

有一次,学校组织文艺演出,我们高一六班要出一个节目,赵霞是我班的文艺委员,这个节目就由她来定,由她组织排练。她打算排一个舞蹈节目,要六个女同学,由于我俩的亲密关系,我自然而然成了其中的一员,于是,我们几个人为了排好节目,连课都不上了,整天凑在一起研究节目,排练动作。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们的表演获得了成功,博得了师生的掌声。我记得很清楚那个舞蹈名叫《卖汤圆》,我们几个人每人手持一块四四方方的红色绸缎,拿着乒乓球当汤圆,在台上扭动着腰肢,表演得十分投入。这些情景让我记忆犹新,至今难忘。没想到,我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女孩,居然也过了一回文艺表演的隐,这都要感谢我的好朋友赵霞。

高二时,我由于理科成绩太差而学了文科,赵霞则学理科,两人自然而然地分在了两个班,而且不在同一个教学楼。不过,空间的分离并没有阻隔我俩的友谊。我们两个还是经常会粘在一起。尤其是晚饭后到晚自习之前这段时间,我俩几乎天天在一起,不是在校园里找个安静的地方促膝谈心,说悄悄话,就是围着操场慢慢散步,一边观看男同学们在操场上的足球和蓝球比赛,一边说着各自班里发生的轶闻趣事,要不就是围着校园外的小路转一圈,既锻炼了身体,又消化了刚刚下咽的晚饭,同时畅谈着我们的理想,描绘着我们的蓝图,一举三得,好不惬意!

别以为放假了,我俩就不能在一起了,不用担心,每个寒暑假,我都要到她家里去小住两日,那时,我俩就可以再次同睡一个被窝,一起说着悄悄话而慢慢地入睡。而她有时也专程到我农村的家里来找我玩,她不嫌我家里破旧,有时也会住一宿。然后我们两人一起再到别的村里找其他同学玩。

上了大学之后,我们两人在不同的城市上不同的大学,但我们两人的友情仍然继续。她会经常到青岛来看我,我俩还会睡在同一个被窝里,说着各自的近况,谈着自己学校的人和事,以及我们共同的同学和朋友的近况,不知不觉就到了后半夜。

参加工作以后,两人各自忙碌于自己的工作,不再有那么多的个人空间和时间了,所以见面的机会渐渐减少。尤其是结婚生子之后,我俩几乎很少见面,偶尔会在同学聚会时相聚,但我们两人单独说悄悄话的机会是再也没有了。但那个“粘人”的赵霞还是让我难以忘怀,每当想起我俩粘在一起时的那种温馨画面,我就会感到阵阵的暖流涌遍全身。

王卫随笔十:“粘人”的赵霞

文章来源:微语言菲

 (编辑:朝颜)

继续阅读
@微语言菲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5月15日
  • 本站文章均已注明出处,转载请务必保留原作者信息,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