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卫随笔九:缘远不断的友情

@微语言菲
@微语言菲
@微语言菲
119
文章
0
评论
2020年5月15日 评论 1650字阅读5分30秒

王卫 微语言菲 2017-10-07

随笔:“缘远不断”的友情

文/王卫


王卫随笔九:缘远不断的友情

和海燕的交往可以用两个字形容:缘分。为什么这么说呢?请听我慢慢道来。

33年前,丹桂飘香的八月,我们一群莘莘学子在众人羡慕的眼光中,步入了全即墨最高也是最好的殿堂即墨一中——我们梦寐以求的高等学府。要知道,为了能够到这里来上学,我放弃了上中专的大好机会,经受了家人的多少责备,所以,我对这里更是充满了期待。

我被分到了高一六班,我兴奋地跟着引导我们的大哥哥大姐姐们来到了我的宿舍,一进门,我惊呆了:好大的一间屋子啊!我环视一周,这一间屋子得有我家里的好几个房间大,如果不是有几个同学正在那里忙着铺床,我是不会相信这是我们要住的地方的。空荡荡的房子里,除了排满了大通铺的木板床之外,一无所有,沿墙四周摆得满满的,中间又安上很多床铺,可以说除了留下供一个人走进走出的空间之外,满眼都是床。往上看,只见房屋的屋梁、椽子等都看得一清二楚,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因为我这人从小就胆小,最怕一个人在家里,像这种连房梁都能看见的屋子是很容易让我浮想联翩而不敢入睡的。幸好还有这么多的人作伴,我心里还能稍微安慰点。

一进门,门口东侧靠墙的一排便是高一六班的床位。我的铺位是第三个。与我们对头住的是高一四班的床位。而和我头对头的就是江海燕了。你看我俩有缘吧?这种缘分,比和自己班里的同床而眠的同学还要巧呢!从此就开始了我俩割舍不断的友情。

我们在一起住了一年,每天晚上我俩都要趴在床上一起聊一会儿天,看一会儿书,分享一下各自班里的趣事或初中时的见闻,才能意犹未尽地各自入睡。天天如是,从未间断。

高二时,学校盖好了新的宿舍楼,我们都搬进了新宿舍,条件好了,可是我俩晚上秉烛夜谈的机会也没有了。但是我俩的友情并没有自此断开。我俩还是会在晚饭之后晚自习之前的这段空档时间时常见面聊天,彼此的感情因为有了距离感反而与日俱增。直到高三毕业,我们在一起搂着肩膀照的亲密照片,还被我俩各自贴在比自己生命还重要的毕业纪念册上,一直留到现在。

毕业后,我俩一直没有联系,因为那时通讯条件有限,除了写信外,没有其他联系方式,而我俩互相不知道对方的家在哪里,写信也是先邮到村委,不知道过多久后才能到自己手中,所以两人连信都没有互相写过。

工作后,我分在即墨一职高中,担任幼师班的语文课。那时即墨教体局每年都要组织演讲比赛,而参加教体局比赛的选手要先在学校里比赛获得第一名,再参加片区的比赛(所谓片区,就是位置靠近的几个学校作为一个比赛区域),获得第一名或前两名的选手再参加全市的比赛。92年我就参加了这样一次片区的演讲比赛,当时是在大信镇的电影院里举行的,而前来参观的听众便是大信中学和小学的一些老师和学生,这其中就有我的好朋友江海燕!我俩的缘分就这样再一次接续起来。

不久海燕调到了成人中专任教,而我95年结婚后也调回了老家南泉,开始了我在南泉中学的五年教学生涯。

2000年,我被选聘到即墨市实验学校任教,担任班主任,工作忙碌而劳累,一心扑在自己的班级工作上,根本顾不上想念老朋友们。

仿佛是为了再续我俩的前缘吧,我到实验学校才两年,她竟然也调到了实验学校。两个好朋友再一次聚到了一起。不过虽然是天天在一起,却并不一定天天见面,因为我俩从未教过同一级部,又由于我一直担任班主任,工作特别忙,所以我俩真正呆在一起的机会很少,只有在教研组活动时才能聚在一起。不过我俩之间的友情还是那么纯、那么密、那么甜,从来没有变过。

如今,我调到了即墨二十八中,而她仍然在实验,她是那里的教研组长,我是这里的备课组长,而且我俩多次同时担任毕业班的语文备课组长,只不过是“各为其主”而已,表面上我俩成了竟争对手,实际上我们的友情却一直在延续,从未因为工作原因有过一丝丝的改变。而且甚至比在一起工作时更亲密了。由于身体原因,我现在不当班主任了,有更多的时间休息,也有更多的时间交流,电话也方便了,即使不见面,我们也能随时电话联系或短信交流。

相信我们两人的友情还将继续“缘远不断”。

王卫随笔九:缘远不断的友情

文章来源:微语言菲

 (编辑:朝颜)

继续阅读
@微语言菲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5月15日
  • 本站文章均已注明出处,转载请务必保留原作者信息,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