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被全网封杀,我却笑不出来

@喇叭花校园 2021年9月11日
评论
3080字阅读10分16秒

澎湃新闻网  湃客:书单 2021-09-10 19:32

她被全网封杀,我却笑不出来 原创 书单君 书单

郭老师终于凉了。

她被全网封杀,我却笑不出来

部分网友拍手较好,因为她太“低俗、太丑”了。

郭老师是谁?郭老师原名郭蓓蓓,是个网红。

她被全网封杀,我却笑不出来

生活中她十分正常,但直播中她表情夸张、动作疯魔,她张口“集美”,闭嘴“斯到普”。她靠自己独创的怪梗火爆社交网络。

有一次在直播中,她为了吸引关注,拿出了自己的内裤。

视频一出,全网封杀。700万粉丝失去了他们“敬爱”的郭老师,千万网络用户没了“精神支柱”。

她被全网封杀,我却笑不出来 她被全网封杀,我却笑不出来

郭老师消失后,有粉丝用后现代虚无主义解构郭老师,将她的直播上升到行为艺术。

而普通网友则和粉丝互掐,谁也不让谁一分一毫。

郭老师究竟是何方神圣,谁在爱她?又是谁在恨她?

她被全网封杀,我却笑不出来

互联网的爱与恨

宽脸,乱糟糟的头发,不修边幅,衣冠不整,这就是郭老师。

郭老师在采访中直呼:“人们要审丑,我就丑给他们看。”

她被全网封杀,我却笑不出来

时不时的尖叫,乱用成语,口无遮拦,出口成脏,喜怒无常。

越“丑”,观众越喜欢。

到底为啥啊?

她被全网封杀,我却笑不出来

通过对传统美学的对抗,对无聊又空虚的现代媒体孕育的毫无特点的网红的反击,郭老师的初代粉丝们终于在茫茫互联网找到了自己的心头爱。

他们迅速集结,将郭老师语录“集美们”、“这不合适吧?”、“斯到普”传遍华语大地。

在初代粉丝的努力传播下,二代、三代粉丝迅速会和,“郭家军”将郭老师语录打入每一个网民心中。

最终,你我终于都在无形中成为了郭老师的“教徒”。

有网友就说了:

“当身边的人都开始“耶斯莫拉”的时候,你很难控制自己不去学。”

她被全网封杀,我却笑不出来

[ 耶斯莫拉,属于感叹词,出自迷人的郭老师6直播,指心情非常兴奋,兴奋中带有一点变态的意思。]

如果说郭老师的直播是”行为艺术“,那么网友们的反应则堪称现代网络传播学的精准呈现。

毕竟在互联网扁平化的时代,我们不过是一个又一个孤立的原子,如此寂寞、孤独,迫切地寻找我们的归处。

社会原子化是指由于人类社会最重要的社会联结机制----中间组织的解体或缺失而产生的个体孤独、无序互动状态。

在大家都空虚无聊又寂寞的情况下,郭老师不过是一个“符号”,加入“郭家军”不过是一种仪式。

十几年前美国著名社会学家兰德尔·柯林斯在《互动仪式链》里就说了:

仪式作为一种瞬间共在,能够形成群体团结和群体成员身份的符号。

在仪式符号的呈现过程中,参与群体会拥有一种自然的圈层归属感。

爱郭老师的人,通过一次又一次观看她的直播,并传播她制造的”梗“,找到了家一般的感觉。

她被全网封杀,我却笑不出来

当然了,爱郭老师的人遍布中文互联网,恨郭老师的人也不甘示弱。

她被全网封杀,我却笑不出来

不过可惜的是,作为正义的使者,黑粉们确实“捍卫”了互联网的道德和审美,但实际上,他们和郭老师的粉丝一样,都成为了平台的工具,制造了一波又一波的流量。

她被全网封杀,我却笑不出来

无形的手

在这场声势浩大的互联网行为艺术中,其实有一只无形的手。

各大视频平台和社交网站。

我们先来看看郭老师走红到被”封杀“的流程:

2019年末,郭老师只是一名小主播,ID叫”爱吃食物的女孩子“,最出名的视频是吃猕猴桃,不过表情夸张了点。

然而网友很快发现,郭老师吃猕猴桃也太搞笑了。于是纷纷模仿,B站就出现了千万级播放的鬼畜视频,郭老师初步走红。

粉丝成立了“郭家军”,很快,黑粉也出现了。有观众在直播间发弹幕: “ 郭老师都这么胖了,怎么还不减肥 ?”

“郭老师气急败坏,开始使用自己毕生所学的成语进行反击, “ 你在凭空想象,凭空捏造,无言无语,无可救药,嘴里刘能,污言秽语,咎由自取,无中生有,暗度成仓..... ”

结果郭老师更火了。

B 站鬼畜区的视频又编排了起来,郭老师的语录传唱中文互联网。

靠着“吃猕猴桃”和“乱讲成语”这两个视频,直播两年无人问津的 “ 郭老师 ” 终于成为了流量千万的顶级网红,连明星都要来蹭流量,沈腾亲自下场模仿。

她被全网封杀,我却笑不出来

慢慢的,郭老师飘了。

她似乎发现,只要自己夸张地卖丑,观看的人数就会越来越多,自己赚的钱也越来越多。

于是她变本加厉地在直播中整活,内容也越来越过分。

比如,直播的时候展示自己的肚腩,甚至露出半个屁股。

直到最后一次,她拿起了那条终结了她命运的内裤。

在郭老师从默默无闻到红遍全网,再到被封杀的过程中,我们发现这么一个流程,几乎适用所有“卖丑”的网红:

1:“负面”视频

2:网民大量传播

3:针对事件的二次创作,网友群魔乱舞,造出一个又一个流行梗

4:原视频人物主动下场,“我是xx视频的xxx,我加入x站啦!”

5:原视频人物和二次创作开始狠狠恰烂钱,生产的内容越来越没有下限

6:X媒痛批xxxx,封杀!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平台其实早就知道这个流程,他们允许各种“卖丑”网红生产内容,然后再去封杀他们,一直重复。

一波又一波赚取着观众的注意力。

平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网红们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真正对自己的行为一无所知的可能只有广大网友。

我们这些网友自以为是观看者、消费者和上帝,实际上我们才是被“注视”的,是被“消费”的。

她被全网封杀,我却笑不出来

心灵危机

从去年的马保国、药水哥,到今年的殷世航、人类高质量男许勤根,再到郭老师,“卖丑”的网红一茬又一茬,封杀了一个又一个,为什么广大网友还没有看腻?

为什么我们一次又一次当工具人?

每天拿着手机短视频刷刷刷,情绪被媒体带着上下起伏,笑和哭都不是因为自己。

为什么我们变成了这样,没有觉察能力,也没有灵魂?

有网友说:

她被全网封杀,我却笑不出来

首先我们必须得承认,有时候我们就是被媒体给直接”安排“了,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们就是哲学家马尔库塞说的“单向度的人”——

单向度的人,指的是那些自愿接受现行商业化媒体、文化和技术的安排的人。

他们最典型的表现是:

沉醉于按照商业广告中的推介来安排自己的休闲、娱乐、消费、甚至爱恨判断等日常生活,而把为此付出的艰辛、痛苦和非正义对待视为理所当然的代价予以“合理化”甚至“永恒化”,以为这就是现代人的生活方式。

部分网友沉沦在单向度的世界,不愿意去思考。

但还有一部分人更特殊,他们其实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们也清楚知道“郭老师”之流在卖丑。

但他们依然要看。

她被全网封杀,我却笑不出来

说真的,因为太累了。

我们那被工作压榨了一整天的大脑,根本无力负荷任何长的、深度的内容。

在被PPT、线上会议、无休止的任务和火烧屁股的Kpi追逐了10个小时后,人们早就对信息麻木。于是“卖丑”的和“猎奇”甚至是“低俗”的东西,成为了部分人的第一选择。

这些异化的人物在带来感官刺激的同时,又能排解压力,人们因为在外面需要扮演一个角色,回家才喜欢这些“真实”的小丑。

卖丑网红们在进行一场盛大的表演,我们就心甘情愿买票去当观众。

谁也没有真心,表演的人没有,观看的人更没有。

这是什么?这大概就是工具人观看工具人,我们都失去了自己的灵魂。

一场客体之间的相互凝视,在这虚假的交互中,我们都以为找到了自身的价值。

她被全网封杀,我却笑不出来

搏击俱乐部

“一场工具人的狂欢。”当我这么定义郭老师和她的粉丝时,有个喜欢郭老师的朋友却反驳了我。

“破坏、无序、反抗、毁灭。郭老师代表的是人们心中的野兽,她做了普通人不敢做的事情。”

《搏击俱乐部》里有这样一个桥段:

爱德华·诺顿饰演的杰克幻想出了一个强大的自己——泰勒(布拉德·皮特饰)。

泰勒的出现为杰克的生活带来另一种可能性。

他们一起创立了“搏击俱乐部”。

成员们到处滋事打架,到处搞破坏,砸汽车、放火、向顾客的食物中小便,行为越来越疯狂。

在血肉横飞的打斗中,他们终于找到了“真实的自己”。

在搏击俱乐部的人越来越多时,泰勒说道:

她被全网封杀,我却笑不出来

我突然意识到:

在这样的虚幻和空虚中,也许不是平台制造了郭老师,甚至也不是郭老师自己选择成为这个样子。

是人们需要郭老师,需要这些疯癫的网红。

人们需要一次又一次的失序、疯狂,来填满空虚的心灵。

如果找不到坚定的内核,也不知道自己的明天究竟在何方,那么在这场心灵大战中,一切都将卷土重来,永无止境。

她被全网封杀,我却笑不出来

继续阅读
@喇叭花校园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9月11日
  • 本站文章均已注明出处,转载请务必保留原作者信息,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