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直播乱象及原因分析

《人民网》
《人民网》
《人民网》
52
文章
0
评论
2017年12月12日 评论 3813字阅读7分49秒
摘要

网络直播仍处于探索阶段,大众传媒的泛娱乐化导致被过渡消费,直播秀场以低俗的表演形式和内容取悦观众,消费主义和娱乐诉求正瓦解着传统的文化价值体系。本文以网络直播为研究对象,试分析其表现出的问题,并反思这些问题滋生的社会原因。

摘 要:截止2016年上半年,中国网络直播用户到达3.25亿,已然成为2016年热度最高的互联网现象之一。然而,网络直播仍处于探索的乱世阶段,大众传媒的泛娱乐化导致被过渡消费的直播秀场以低俗的表演形式和内容取悦观众,消费主义和娱乐诉求正瓦解着传统的文化价值体系。本文以网络直播为研究对象,试分析其表现出的问题,并反思这些问题滋生的社会原因。

关键词:网络直播乱象;泛娱乐化;群体性孤独;暧昧经济;网红

中图分类号:G2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8122(2017)11-0044-02

一、网络直播综述

(一)发展背景

1.互联网发展背景

过去不久的2016年,被很多人称为是“中国网络直播元年”。视频直播网站的发展与中国互联网宽带、4G网络和WIFI的普及密不可分,同时仅2016年上半年融资金额已超过10亿元人民币这样大规模的资金注入也使网络直播迅速成为2016年互联网行业的焦点之一。而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数据,截止2016年上半年,中国网民总数已到达7.1亿,网络直播用户到达3.25亿,占比总人数的45.8%。

2.追溯历史

追溯网络视频直播的历史,我国的网络直播最早表现为游戏竞技直播、PC秀场直播和高水平游戏玩家的游戏实况解说等,以游戏玩家为主要受众的媒体。近两年,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网络直播的内容、形式已大大丰富,包罗万象的内容让它逐渐走进大众的视野。

(二)直播平台分类

如今,直播的内容涵盖丰富,根据直播的内容,笔者将目前市场上主要直播平台分为以下三种,分别是专业网络直播平台、非专业网络直播平台和电商网络直播平台。专业网络直播平台主要以游戏竞技和体育节目直播为主,这类平台分别有斗鱼、触手TV、战旗TV、虎牙直播和龙珠直播等;章鱼TV、风云直播、爱奇艺直播、搜狐直播、腾讯直播等。非专业网络直播是以秀场直播为主的全民直播平台,低门槛使得其增长迅速,这类平台的直播内容包罗万象,涵盖化妆、美容、旅游、娱乐、美食及各种日常活动,例如映客直播、花椒直播,一直播、美拍直播、秒拍直播等。电商网络直播平台是将传统电商与直播相结合,打造基于电商平台的,以直接的广告和营销为目标的新型平台,目前有天猫直播、蘑菇街直播和聚美直播等

二、网络直播兴起的缘由

(一)平台角度

1.门槛低

成为网络直播的主播只需一台可以连接互联网的电子设备和一个注册账号,这样的便利给予普通公众一个充分展示自我的平台,赋予他们充分的媒介使用权。而且这种赋权不论从范围还是时间都给予传播主体更大的自由,赋予每个人以声音,画面,文字等多维的表达权。这种声画同步的实时传播权,由过去被传统媒体所有,现在逐渐下放至每一个普通网民,是一个权威削弱的过程。

2.卷入度沉浸感

网络直播可以实现无延迟的即时反馈和多维的互动,给受众更强的沉浸感。声画的同步使主播的声音和画面可以通过电子屏幕实时地传递到用户终端,受众的即时反馈也可以无时差的反馈并获得回复,这样就避免了延迟交流造成的情感削弱,和多级传播产生的噪音,这是微博、微信这样的社交媒体所无法做到的。

同时,不同于传统媒体的专业性和权威性,网络直播更加亲民,也更具用户意识。他们通过弹幕式滚动的及时评论来给受众更完美的情感体验,以及更强的认同感和归属感。受众通过购买价值不等的虚拟礼物,对主播进行打赏,这样一来一往就实现了实时的双向互动。

(二)主播角度

1.个人形象建构

对于直播主播而言,在直播平台上,他可以冠以艺名,使用异于现实社会中的语言风格和行为方式,实际上就是在以一种具有设计感和戏剧化的方式与受众进行交流,这个过程是一个自我形象重塑的过程。因为直播仍是基于虚拟网络平台,无法像现实一样再现人的真实容貌,身材,性格等,所以主播们可以通过滤镜,和设定性格塑造更完美的形象。

2.心理和经济利益的驱使

直播并不是一个自说自话的过程,需要主播与受众共同努力完成。作为网红可以得到粉丝们的追捧,一方面可以满足主播的虚荣心;另一方面,在直播平台中获得的打赏都可以兑换成现金,直接转化为经济利益。一些知名网红的经济效益更是难以估量,papi酱于2016上半年的一次网络直播吸引了超过1亿人次的观看;直播平台也会为了竞争以高达几十万的酬劳去聘请知名网红。

(三)受众角度

1.释放压力,娱乐至死

来自于社会、家庭、学校、社交的种种压力日益沉重,驱使人们去寻找一种发泄的方式。人们在白天的工作、学习生活中已经消耗了大量的精力,在休息时间,他们渴望一种不需要动用过多联想的低语境式的娱乐。轻松和娱乐成为快生活中人们的调剂品,也成为内容生产者的普遍标准。我们仿佛进入了一个娱乐至死的时代,互联网正在构建这样一种娱乐化的氛围,这里提供的肤浅甚至是恶俗的快乐是欲望发泄似的,缺乏思考和精神参与的。一切文化内容都无声无息甚至心甘情愿的成为娱乐的附庸,其结果是我们成为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

2.窥私猎奇,虚荣快感

窥私心理和猎奇心理是人类的天性,也许是因为新奇,也许是为了证实自己跟他人一样而获得自我认同感。猎奇的东西可以调动多种官能,充分刺激感官和精神。直播这种传播方式,打破了时间和场景的界限,使得其内容可以无限丰富,可以是漂亮女主播家中的才艺展示,也可以是远在北极的旅行达人的粉丝互动,它正好为受众们提供了一个满足猎奇和窥伺心理的平台。

3.缓解孤独,投射心理

于受众,观看直播也有追求心理认同感和提高归属感的目的。网络直播的主播比明星更具亲和力和亲切感,且在现实生活中的社会地位和身份与受众悬殊较小,无形中拉近了二者之间的心理距离。因此,受众也更易在主播身上产生一种自我投射,其包括自身理想无法达成的预期,很多隐蔽而不变公开的的欲望和想法。受众将自我期待投射在主播身上,以他们之手而得到自己的心灵满足和慰藉。

继续阅读
《人民网》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7年12月12日
  • 本站文章均已注明出处,转载请务必保留原作者信息,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