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直播乱象及原因分析

《人民网》 2017年12月12日
评论
3813字阅读4分52秒
摘要

网络直播仍处于探索阶段,大众传媒的泛娱乐化导致被过渡消费,直播秀场以低俗的表演形式和内容取悦观众,消费主义和娱乐诉求正瓦解着传统的文化价值体系。本文以网络直播为研究对象,试分析其表现出的问题,并反思这些问题滋生的社会原因。

三、网络直播现存问题

(一)泛娱乐化

以流量为导向的泛娱乐类直播目前占据了主要的市场,他们主要为游戏竞技和秀场直播。根据互联网中心的数据,就实时流量而言,娱乐化的直播内容的实时观看人数占比最大,超过总数的50%。传统的娱乐节目,受众们已经司空见惯,因此在直播秀场上,主播们开始以各种另类表演“秀”吸引受众,“这正是泛娱乐化时代的表现,传统商业逻辑对文化逻辑的严重逼仄,在大众传媒消费主义的语境下,互联网演艺平台为了大众的娱乐趣味,都挖空心思的提供各种新奇刺激的内容和形式,使得互联网中网络直播的风气越发的娱乐化、低俗化”[2]。

(二)暧昧经济

在直播市场中,秀场直播是其中一个巨大的分支,而且主播多以年轻的女性为主。“宅男”成为了她们的主要目标受众,这里“宅男”指那些不喜欢社交、依赖网络、热衷于动漫或电脑游戏及电子产品的人。利用人性弱点去赚钱早已是心照不宣的事情,懒惰、贪婪、好色、孤独不断被挖掘出来打造出各式各样的产品。商家们为“宅男”群体绞尽脑汁,各种价格高昂的动漫及游戏周边,采用VR技术的模拟女友等等应运而生,而年轻的网络女主播们似乎也看到了这一点。

同时,直播平台低门槛的特性也为媒介素养参差不齐的主播们提供了平台。在利益的驱使下,部分主播为了博粉丝眼球,突破行业底线,直播一些大尺度、低俗化的内容,受众的窥私欲也使得这样的直播水涨船高。这些以挑逗、暧昧的语言、行为鼓励观众打赏的对女性的消费行为难辞“暧昧经济”之嫌。而在市场证明这种行为可以获得不菲的经济回报时,整个行业生态也会发生变化。

(三)网红效应

在互联网环境下成长的年轻人追求个性,渴望博得关注与认同感。在选秀也不再万人空巷的今天,直播恰恰给予这

些渴望表现的年轻人一个新的平台去充分展示自己,实现草根到明星的蜕变,从而满足心理需求。从韩国14岁少年网络直播吃饭月入上万到网络女主播直播睡觉获王思聪打赏

7万红包,在直播这个环境下似乎已经没有逻辑可言。但是,难以否认的是网络直播确实隐藏着巨大的经济利益,对于这种名利双收的成功,很多年轻人无法拒绝。

(四)群体性孤独

而对于受众而言,通过观看网络直播,无论是有趣、猎奇、甚至挑逗的内容带来的快感和满足感,与主播互动填补的孤独感和空虚感,还是在打赏送礼后收到主播感谢时的成

就感,都只是暂时的、虚拟的。它非但无法带来内心深处的慰藉,更易使参与者沉迷其中,整日沉浸于网络构建的虚拟

世界而远离现实社会。群体性孤独是这个时代的特征,当繁华散去回到现实中后,人们在网络直播获得的放松、慰藉也逐渐消失,只会使空虚感,孤独感更甚,更加依赖网络带来的快感。

四、结 语

网络直播火爆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其不仅给转型中的中国经济带来新的增长点,也满足了人们精神层面的需求,同时这种井喷式的增长也存在众多隐患,不利于未来的发展。但不可否认,网络直播确实是符合互联网发展潮流的信息形态,只要进行相应的规范管理和正确的引导,相信它终会向着健康绿色的方向发展。

参考文献:

[1] 黄艺.泛娱乐化时代网络直播平台热潮下的冷思考[J].新闻研究导刊,2016.

[2] 王苏娅.“宅男经济”值几何[J].浙江经济,2010(10).

[3] 朱兵杰.网络直播存在的问题及对策[J].新闻e家,2016.

[4] (美)尼尔·波兹曼著,章艳译.娱乐至死[M].中信出版社集团,2015.

[5] 裴桐.探析国内网络直播平台伦理失范问题[J].新闻研究导刊,2016(08).

[6] 钟绪君,王燕荣.浅析网络直播火爆的原因[J].东南传播,2016(09).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继续阅读
《人民网》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7年12月12日
  • 本站文章均已注明出处,转载请务必保留原作者信息,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