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卫随笔:我的牙痛史

@微语言菲
@微语言菲
@微语言菲
119
文章
0
评论
2020年5月16日 评论 2374字阅读7分54秒

作文:我的牙痛史

文/王卫

王卫随笔:我的牙痛史

俗话说,“牙痛不是病,疼起来不要命。”而我从小就饱受牙痛之苦。

记忆中最早与牙有关的病痛是有一年生“牙风疙瘩”,其实就是腮腺炎。那时我还没上学呢,记得我的腮帮子肿得像个大馒头,母亲用偏方给我治疗,先用刺猬针煎鸡蛋,又用蛇的蜕皮煎鸡蛋,父亲还从村里唯一有自行车的人家借了自行车,带着我到距离我家七八里路远的金家公社医院(也就是现在的大信镇医院)去看病,开了药,回家来配着母亲的土方子,很快也就治好了。

从小学四五年级开始,我就开始了牙痛的历史,每年都要发作几次,主要是后面的食牙,两边的牙都被虫子钻了大窟窿,一着急上火牙就痛,有时不知什么原因也会疼。疼起来时就整晚整晚睡不着觉,晚上又没法上诊所,母亲就给我吃止痛片或安乃近片,一片不顶用,就吃两片,也不管这些药都有副作用,只要能暂时止住疼痛,就谢天谢地了。但往往吃这些药只能暂时止痛,过一会儿又疼起来了。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第二天早上起床时,眼皮肿胀,眼圈乌青,活脱脱成了熊猫眼!

每次牙痛得整晚睡不着觉时,第二天父母就会让大哥领着我到青岛看牙。大哥对青岛路熟,到哪里也难不住他。记得上初一那年,我的牙痛病又犯了,在学校时已经疼得忍不住掉眼泪了,晚上更是疼得一宿没睡着。第二天大哥又带我去了青岛,希望大夫能给我把病牙拔去,可是大夫说只能用药止疼,要拔牙得等到牙不疼了之后再过十天半月的才能拔。所以每次都是当天治好了不疼了,结果好了伤疤忘了疼,牙不疼时就忘了拔牙这一说了,要等到下次再疼,就又想拔牙,可是又因为正疼着不能拔,周而复始,一直到高三,我也没有拔牙。

高三下学期,高考预考前两周,学校为我们毕业班进行了高考前的体检,我的各项指标都很正常,可是到检查牙齿时,那位大夫看到我的龋齿,建议我到医院拔去,否则容易上火引起牙痛,还真让他说对了,我的牙齿一上火还真容易疼。所以听了大夫的建议,眼看要预考了,我也担心一旦学习紧张起来,牙疼怎么办?还不如早拔早安心。

于是我利用周末休息时间让赵霞陪着我到县医院把病牙拔去了。本来以为拔去了就万事大吉了,谁知道竟然发炎,而且直接影响到脑神经,头整天昏沉沉的,脑袋发木发胀,头抬也抬不起来,根本不敢抬头听课,只能请病假在宿舍里躺了两个周。最关键的两个周的复习时间我都在宿舍养病。

预选考试那天,我顶着木胀得难受的脑袋,勉强参加了考试,虽然自己两个周的时间都没好好复习,但总感觉还是有希望的。成绩下来时,我满怀希望,却失望而归,无论是老师还是同学们都对我的提前落榜感到奇怪,但结果已无法挽回,我只能悻悻地回家,连高考的机会都没有了。

这次拔牙的后遗症非常严重,即使身体恢复好了,对我的大脑仍然还有影响。那就是中午睡觉必须把握好“火候”,中午不休息,下午的课就没法上了,容易犯困听不进去;如果中午睡得太沉,整个的右半边大脑就会木木的,不会思考了。所以我必须让我的午睡总是处于半睡半醒之间才恰到好处。当然这个“火候”不好把握,往往一睡就睡沉了。

这种情况若发生在平时倒无所谓,我无非比别的同学多问问老师,多复习几遍而已,不会影响我的学习。但是不幸的事,这种事发生在了我的第二年高考的考场上,这就直接影响了我的高考成绩。

88年高考,前两天发挥非常正常,午睡的“火候”也掌握得恰到好处。可是由于太放松,第三天中午我竟然沉沉的睡着了!这下可坏了,我的“拔牙后遗症”又犯了!下午是最后一场,考政治,政治本来是我的强项,平时不论大考小考我都会考90分以上,可是这次考试,题本来就难,再加上整场考试我的脑袋都是木木的,根本就无法正常思考,明明会做的题这时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结果那年我的政治竟然考了58分!说是我的史上最低分一点儿也不过分。后来我才知道,那年全县政治平均分才50多分!

哪怕是考60分!仅仅再提高2分,我就可以达到本科线了!当年高考一本线501分,英语专业本科线497分,而我考了499分!超出英语线2分,本来可以上本科的,可是我去复习的即墨四中竟然耽误了给我们报名!所以学英语的希望泡汤了,离文史本科线又差2分,上本科的希望也打了水漂!只能委屈求全地上了专科大学,而且还是当时最不受待见的师范院校,我当时的失望和落寞大家应该可想而知吧?

幸运的是,大学两年,我的牙痛病从来没犯过(也许是病牙被拔掉了的缘故吧),而且原来的“后遗症”也逐渐好转,一直到毕业为止,基本上没有任何问题了。

大学毕业参加工作,我被分配到即墨一职高中教学,原来拔牙的一面完全恢复好了,可是另一面的龋齿又出来作祟了,有了上次拔牙的经历,我学乖了:即使再疼,我也不拔,顶多到医院把牙洞堵一堵就0k了。

如此反复多次,没想到病牙越抠越薄,牙周围酥了,一块一块的掉下来,堵也不行了,必须再度拔牙!就到做牙医的小姑子的公公那里拔牙,那时我已经结婚生子,调到南泉中学任教了。

本以为这次拔牙能顺利点,没想到也没有摆脱第一次拔牙的厄运,这次拔牙,又发炎了!打了好几天吊针,有一次,我在家里打吊瓶,婆婆领着刚刚会走路的儿子去赶集了,说是马上回来,谁知还没等到她回来,我的吊瓶就打完了,我一只手没法拔针,好不容易拔下针头,没想到回血了,我感觉呼吸困难,眼看喘不动气了,就跌跌撞撞往门外走,打算自己去找大夫,竟然晕倒在胡同口!幸亏这时婆婆赶集回来,马上把我扶回家里到床上躺着,赶紧帮我揉回血的肿块,我这才慢慢回过神来。就是那一次,我看到了不满两岁的儿子的真情流露。他看到我醒来后,竟然哭着抱着我,当时我的眼泪也止不住流下来了。

这次拔牙打了几天吊瓶后就好了,可是从此,我中午必须午睡,否则一下午都没精神上班,不过还好,大脑没受什么影响,只是感觉有点记忆力下降,这也是随着年龄增长必然的会发生的事情,我没太当回事。

自从两边的虫牙都拔去之后,我就按上了假牙,不过我的牙痛病倒是再也没犯过。

王卫随笔:我的牙痛史

文章来源:微语言菲

 (编辑:朝颜)

继续阅读
@微语言菲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5月16日
  • 本站文章均已注明出处,转载请务必保留原作者信息,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