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卫随笔八:水火交融姐妹情

@微语言菲
@微语言菲
@微语言菲
119
文章
0
评论
2020年5月15日 评论 1488字阅读4分57秒

随笔:水火交融姐妹情

文/王卫

我和二姐相差整整三岁,是同一天生日,可不知为什么,我俩打小就性格不和,打打闹闹是经常的事,简直就是水火不容。

我俩虽相差三岁,可是自打我记事起,我俩之间的“战争”就接连不断,而且几乎每一次都是以二姐的失败告终。我从小就伶牙俐齿,所以,只要是打嘴仗,甭说是比我只大三岁的二姐,即使是大哥大姐也都不是我的对手,更别说弟弟妹妹了。说来也怪,家里兄妹六人,我上有哥哥姐姐,下有弟弟妹妹,我和别人之间从来没有过摩擦,偏偏就是二姐,我俩三天一小闹,五天一大架,厉害时甚至会互相动手,不过我可从来没吃过亏,一来打嘴架她根本不是个儿,二来我和二姐身高差不多,可我比她长得“壮实”,其实不是我壮实,而是二姐太瘦了,年轻时才80多斤,所以力气没我大。三来每次打到最后二姐就喜欢哭,这时母亲就会过来问原因,我能说会道,每次都是二姐理亏,所以即使她输了,也要再挨严厉的母亲一顿揍,等揍完二姐再回头想揍我时,母亲已经没了力气,气也消得差不多了,所以我印象中,家里唯一没挨过揍的孩子可能就是我了。

别看二姐打架不行,干活可比我利落,因为我从小学习好,所以格外受父母宠爱,什么重活累活都不舍的让我干。二姐和弟弟妹妹都比我干活多。

还记得小时候,家里还没有压井,要吃水还要到村里公用的井里去挑水,二姐很小的时候就为家里挑水喝了,到底几岁我记不清了,只记得二姐要把担杖钩挽到扁担上,水桶才能离开地面。井里水很深,不小心掉下去就可能淹死,跟我和二姐一般大的小伙伴就有几个掉到井里淹死了,当然,如果哪口井里淹死过人,这口井里的水就再也没有人喝了。还好我们街上的这口井从来没有淹死过人,所以大家一直到这里挑水喝,直到每家每户都有了压井,才𣎴到井里挑水吃了。

二姐小小的个子,站在井沿上,弯着腰,一只手将拴水桶的绳子的一头拽紧了,另一只胳膊使劲将水捅甩到井里,等到桶里的水满了,她就小心翼翼地使劲往上提拉水桶,有时候我就会在旁边帮她拽着绳子,直到把水捅提上来,再用同样的方法将另一个水桶装满水,然后二姐把担杖两头的长钩子搭到担杖上,先蹲下身子,鼓足一口气,往上使劲一起,就站直了身子,然后晃晃悠悠地挑着一担水往家走了,这时我便跟在她身后一起回家。

我和二姐打得最厉害的一次,是我高三那年,母亲到滨州小姨家去了几天,二姐那时在王演庄的农机站上班,白天上班,下午下班回来后还要给我们几个做饭,那时我已经大了,弟弟妹妹还小,我本应该在家做好饭等着二姐下班,可是我那时不会做饭,就什么也没干,一直等着上了一天班的二姐回家来做饭,二姐当时肯定是一肚子委屈,边吃饭边嘟囔,说我什么也不会,简直就是个废物,现在想想二姐当时说的一点儿也不错,可当时当地我却忍受不了,就和她争执起来,本来只是口角,可二姐说不过我,竟然动手打人,我一气之下,端起菜盆朝她摔去,没想到用力过猛,菜盆竟摔碎了!瓦片刺穿了她的胳膊肘,鲜血直流,都露出骨头茬了!直到现在,她的胳膊肘上还有一个大疤呢!我俩经常说起这些往事,没有任何愧疚和埋怨,有的只是对往事的怀念而已,可见血浓于水的亲情的伟大和包容。

王卫随笔八:水火交融姐妹情

如今我和二姐都已到知天命之年,我俩的感情反倒成了四姐妹中最亲近的了,一时半会儿不见,就互相想念,基本上一周就会见一面,我俩这对曾经“水火不容”的“冤家对头”竟然变成了水乳交融的浓情姐妹,谁说水火不相容?那是未到情浓时,真情若到浓烈时,水火亦可相交融。

王卫随笔八:水火交融姐妹情

文章来源:微语言菲

 (编辑:朝颜)

继续阅读
@微语言菲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5月15日
  • 本站文章均已注明出处,转载请务必保留原作者信息,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