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卫随笔六:好人华云

@微语言菲
@微语言菲
@微语言菲
119
文章
0
评论
2020年5月14日 评论 1598字阅读5分19秒

随笔:好人华云

文/王卫  2017-09-23

和华云是高二文科班的同学,高中两年,我俩并不是特别好的朋友,因为我俩基本属于不同世界的人:她勒奋好学,而我却是学习上出名的“懒虫”。我们俩人基本上属于不交集的两条直线,因此也没有太多的交往。

尤其到高三,她更用功了,每天晚上下晚自习后,别的同学都回宿舍休息了,而她总要在教室里再点着蜡烛学上一阵子,有时还要值班老师再三催促她才能回宿舍睡觉。第二天早晨不等起床铃响,她又会早早到教室里去学习,“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她每次考试都是我们班里的前几名。高考时,她是我们班里考上本科院校的四个同学当中的唯一一名女生。高中时她是我们班里出名的好学生。

我和华云的真正交往其实是在大学时才开始的。那时她在青岛大学上本科,而我在青岛师专学专科,两个学校几乎是在一起,所以会经常见面。不是我到青大去找她,就是她到青师来找我。一来二往,我俩的友情日渐增长,以至于成了最要好的朋友。大学时,学业不再像高中时那么紧张,即使是像华云这样的好学生也不用天天耗在教室里和图书馆里,所以我们有大把的时间见面,一起下海捞海苔,一起爬浮山看风景,一起谈论人生,展望未来……一周之内,我俩不见上几次面,心里就会感到失落。

因为我上的是专科,所以比她早毕业,在即墨一职高中当了一名语文教师,可是,我俩的友情还是那么割舍不断。我虽然上班工作较忙,但我还是会经常利用周末休息时间到青岛去找她玩。那时,她就会陪着我去逛商店、游公园,在她的校园里徜徉,到天要黑了我才能依依不舍地乘车从青岛回来,而她从来没有表现出一点腻烦。

记得我刚毕业那年,教育局突然给我下了调令,要调我到当时的重点高中即墨三中教学,因为那时我刚毕业没多久,跟我的学生关系特别好,一听说我要调走了,我心里不舍得离开我这些可爱的孩子们,所以心中很是烦闷,而学生们更是舍不得让我走,但是由于调令已下,不走不行,所以只好忍痛离开了。但当我走到学校大门口时,我大吃一惊:我的学生们早已在学校大门口自动站成两排,泣不成声地和我道别,我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和她们一一拥抱之后匆匆地洒泪而别。

我心里越发痛苦到了极点,回到家里,一直闷闷不乐,家人劝我想开点,这是好事,俗话说“人往高外走,水往低处流”嘛,而我一时还是不能释然,于是就到青岛大学去找华云了。我把自己的事情告诉她并说了自己的想法,她耐心听我诉苦,并安慰我,还帮我分析去三中的好处,她还陪我出去散心,我心里好受多了,也下定了去三中任教的决心。

我调整好心态从青岛回来,做好了去三中报到的准备。没想到,我一回家,母亲就告诉我:“你们学校让咱村的王老师捎信说,让你千万别去三中,回来后马上回原来的学校。”我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于是第二天就回到学校。原来,我走之后,学校派去代替我上课的老师去我班上课,我的学生们很不接受,而这位老师原来的班级也不接受另外的老师来给他们上课。两个班的学生都到校长那里去要求“还他们的语文老师,否则就不上课”,学校领导没办法,只好给教育局打电话,申请不要调我离开。听其他老师说:好像一向都是“好好先生”的赵校长都生气了,似乎还摔了电话。现在想想,我一个平凡的新老师,竟然能得到学生的如此认可,这是多大的荣耀啊!也许就是从那时开始,我热爱上了我本来并不十分看好的老师这一职业,而且决心当一名学生心目中最好的老师!

华云毕业后分到即发公司上班。记得她刚毕业那年,我还是会经常利用周末时间到她单位去找她玩,有时甚至会在她宿舍里留一宿,我们就会聊一聊各自工作中的情况,谈一谈工作中的想法。知心好友之间有说不完的话,总会到后半夜才会睡觉,也不会觉得困。

现在,我们虽然各自忙各自的工作,华云成为即发公司的领导,整天忙得不可开交,而我也是一个整天早出晚归疲于奔命的普通老师,我们平时很少见面,但我们经常会抽出时间聚一聚的。所以我俩的友情也是经久不衰的。

王卫随笔六:好人华云

文章来源:微语言菲

 (编辑:朝颜)

继续阅读
@微语言菲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5月14日
  • 本站文章均已注明出处,转载请务必保留原作者信息,谢谢!